首一。

BACK 2 BLUE SIDE.

Cold door handles.

·嗯。

·或许有后续。


“他总是在夜里分外清醒。”


窗帘只拉了一半,窗外的光顺着空白的那半边淌进屋里,月色蔓了一地。郑号锡睡得很沉,闵玧其从背后看他,白色的棉被堪堪盖住他白皙的脊背,露出瘦削的肩膀,背影显得格外单薄。闵玧其没开灯,借着屋外的月光和灯光开始收拾东西。他刻意放缓了动作,屋内安静得甚至只能听见两个人漫长的呼吸声。


“其实今天摔了杯子之后,我后悔了。”


闵玧其在书桌边的椅子上坐下,望着郑号锡的身影,瞳孔里一片深邃的黑暗。他的嗓音在空气里爆出一个个细小的气泡,突然但并不突兀,悄无声息地溶进夜色里。


“怎么到了这种时候,我还要和你发...

关于占有。

三位那什么锡玩家の危险发言。

Sobi玩家_MYK:

“比起我,号锡和三个小的好像玩得更开吧。他还老是问我‘哥应该不会不开心吧?’,我得好不容易整理好心情才能和他说不会呢。其实我也会想着,明明我才是锡锡的恋人吧?怎么好像被边缘化了似的。平常也多看看哥哥吧锡锡,哥哥真的很爱你的。”

霜花玩家_KTH:

“什么珍锡生命啊,明明硕珍哥有南俊哥就好了啊。还有Rapper Line,我也会唱Rap呢嘛,号锡哥还夸过我的!情欲也不行,朴智旻这个家伙不要老是借着跳舞的机会分走号锡哥和我待在一起的时间啊。啊对,还有田柾国这个臭小子,别老是仗着自己是忙内就得寸近乎的!号锡哥是我的!”

果锡玩家_JJK...

脾气差的高中生可以找到对象吗?

·莫名其妙且写崩了的短打一则。ooc。

·高中生奇奇妙妙的爱情故事。

·关键词:迟钝and别扭。

一班比二班下课晚,闵玧其领着人到体育馆的时候二班的篮球队已经在做热身了。他和二班的队长打了个招呼就开始跟队员一起收拾东西,放包时他无意间抬头,居然看见郑号锡也在二班的队伍里做拉伸,和旁边的人有说有笑的。

可不得了。

印象里从初中开始郑号锡的篮球技能点好像就没点亮过,明明其他球类运动都是手到擒来的程度,偏偏好像就是控制不住这颗橘色的球体。当时为了中考两个人还每个周末都约出来练球,郑号锡也为此不止一次感慨过啊,我为什么老是打不好篮球,然后闵玧其就会说...

怕疼的郑先生想吃巧克力球。

·是个欢脱向的(?)脑洞系列。

·公司职员paro。


郑号锡走进茶水间的时候正巧碰上金南俊对地发呆,一米八多的汉子倚在桌边深沉地叹了口气,刚一回头就望见了面色疑惑的同龄亲故端着咖啡杯向他走来。他还没来得及开口郑号锡就绕过了桌子好奇地问他站这儿干啥呢,话音未落人就从他视野里消失,皮鞋与碎玻璃接触后在地面上划过刺耳的一声,紧接着就是人摔倒时撞到木质柜门的声音,整个过程激烈又短促,连让金南俊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半秒之后金南俊才手忙脚乱地蹲下身去扶人,刚一摸上郑号锡后脑就被手上一片黏腻的触感惊得下意识一缩,掌心刮过人脑后崭新的伤口又激得人一个哆嗦,吓得他收手也...

明目张胆。

·奇奇怪怪没头没尾的短打。

·内含糖锡/泰锡。


郑号锡刚一推开门就被迎面扑来的冬季寒风刺得后退了一步,他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试图抵挡冷空气的侵入,可寒意还是顺着领口的缝隙钻进外套里,激得他一个哆嗦。

“号...”

旁侧突然伸出的一双手无声地打断了他刚刚出口的话。闵玧其给人一圈一圈地围上围巾,又顺手捏紧了人的卫衣领口质问他为什么又穿这么少,语气却并不严厉,反倒透露出一股无可奈何的笑意来。郑号锡并不回答问题,只是笑眯眯地任人给自己整理衣服,他的位置便显得有些有些突兀,站在那儿颇有些不尴不尬的意味。


其他人已经走了,他们三个算剩在最后的。闵玧其给人整理...

All Right.

·八周年快乐!写了一天出来的不知道是个什么玩意儿让我先猛男落个泪。

·大概是糖锡/霜花。


冬天黑得早,还不到六点天边已经隐隐约约地泛起了蓝灰色的光。日落往往只有那么一会儿,橘色和蓝色的光影在短短的几分钟中氤氲交替,一眨眼的功夫连空气都暗沉了下来。金泰亨倒挂在双杠上,左手扣成一个圆环,圈起了视野里一小片雾蒙蒙的天。


倒着的世界显得有点荒诞,他又把目光转向坐在地上刷着手机的黑发哥哥,松松垮垮地套着校服的侧影显得空荡又瘦削,纤长的手指缓慢地滑过屏幕,偶尔弹出的信息被他随手划掉,无端生出几分冷漠来。


金泰亨饶有兴趣地抬腕看表,离下课还有不到三分钟,高一已经有...

俗套爱情。

$复健。先写两句。咕咕。


还不到八点郑号锡就被同样钻在被窝里但火急火燎的对床亲故嚎了起来,身长一百八十多公分的金姓大汉举着手机告诉他今天路况堪忧,怕是得早点出门才行。


郑号锡对此根本不屑一顾。他俩九点四十五才有课,眼下还有近两个小时的收拾时间,再怎么样吃个早饭再慢悠悠地晃过去也是绰绰有余。金南俊套着裤子面色复杂地看着人似似乎乎地又要睡过去,想了很久还是没有把路面结冰的爆炸性讯息告诉他。


“我靠!金南俊!你怎么不告诉我地上结冰了啊!”


望着面前一个个宛如换了新腿,步子细碎如溜冰般的同学形态各异地在路上苟且的稀罕场面,饶是平日里踩点上课沉稳如狗的郑姓男子此时也不禁目瞪狗呆。...

一提到宜范我的脑子里全是阴雨天窝在家里睡觉的两个人,窗帘只拉了一半,刚刚过午的天却泛着阴沉沉的光泽。风顺着纱窗的缝隙吹进屋子里,夹杂着雨水的味道。窗玻璃被雨点敲出沉钝的响声,屋子里也不开灯,刚刚醒来两个人只是裹在白色的被子里,迷迷糊糊地交换一个黏腻的吻。

而如果是荣在的话,或许会是夕阳西下时的景色。白色的纱质窗帘掩不住泻进来的金灿灿的光泽,两个人抱着膝盖面对面坐在落地窗边上读书,一定要是缠绵而眷恋的情诗,被读书人读出一种独特的温和感。林在范靠在玻璃上半阖着眼睛听着,偶尔抬眼望望对方,眼里融化了半个世纪的温柔。

你好可爱。

01.
林彦俊觉得自己好像中暑了。

他蜷在便利店最角落的吧台边,太阳穴里充斥着嗡嗡的蜂鸣声,头晕脑胀,胃里一阵一阵地犯恶心,浑身上下都冒着冷汗。七月份着实太热了,即使是晚上温度也高得吓人,他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在这种鬼天气盲目出门,篮球和水瓶被草草塞在背包里,他觉得下一秒自己就可能仰下去,眼前一阵阵地发黑。

手机就摆在面前的吧台上面。他甚至没有力气给约好了一起打篮球的朋友打电话,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像靠在棉花上一样,周围嘈杂的声响全部绕成乱七八糟的一团,强行把大片大片的混乱信息塞进脑子里去。只是抬个手的动作都让他脑袋晕得不行,不适感顺着血管一寸寸地往全身蔓延,连指尖都抖得不像话。

完...

Just Friends.

01.  

“我是真的想和你做朋友的。”

02.  

节目刚开始录制的时候他们两个还没什么交集,本来就不熟,没分在一个班更是连话都说不上两句。B班比F班要早些下课,每当跟着人潮一起涌向食堂时,王琳凯总会下意识地透过门上的玻璃瞧一眼F班内的景象,卜凡那优越的身影就会猝不及防地闯进他的眼里,连抵挡都来不及。  

久而久之他就对这个每天练到深夜的大个子产生了兴趣,练习的时候也经常借着跟别人闲聊的名义打听关于卜凡的事,通过这个渠道他了解了不少有关卜凡的消息。比如他的本名其实不叫卜凡而是卜凡凡。  

——这是某次午饭时他从同桌的岳明辉那里知道的。...

甜蜜症。

 01.

其实王琳凯一开始见到卜凡就有种迷之亲切感。  

你想啊,这么大一座座山雕猝不及防地杵你面前任你是一炮仗精还是嘻哈萝莉都得有点怵吧,但王琳凯偏不。在别人还跟这绿毛怪保持距离的时候他就已经能熟络地上去跟人打招呼了,看得其他人直叹厉害。  

就连岳岳都跟卜凡说你看小鬼这孩子心理挺强大啊,见着你了不仅不怕还把你当一路边随处可见平平无奇的小狗小猫看,是个狠人。卜凡一巴掌拍过去说什么小狗小猫你把我当啥了,成功地在其他练习生心里又留了个暴力狂的名声,十分深刻。  

也有人开玩笑问王琳凯说小鬼你咋不怕卜凡啊,你不觉得他长得可凶悍了吗,嘻哈萝莉甩...

Safe.

ฅ1.

金辉映的脑袋昏昏沉沉的,练习室里开着冷气,吹得他一阵阵的发蒙。他突然开始后悔前一天晚上淋着雨回宿舍的冒失举动了,现在整个人都难受得仿佛世界末日。周围的哥哥弟弟都在休息,他自己一个人缩在小小的角落里,头埋在膝盖间,T恤被冷汗浸湿。

啊,完蛋。
他皱着眉想着,下牙止不住地打颤。

“大家休息好了吧?那今天就到这吧,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啊。”

经纪人哥哥看着横七竖八地躺在地板上的男孩子们有些无奈,嘱咐了几句就先行离开了。金永斌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招呼弟弟们起来换衣服,过了半晌才有人响应,一个个慢吞吞地往起来爬,动作极其迟缓。

“起来啦起来啦,回宿舍再睡。太阳你去叫叫辉映,他今天一整天都看着没...

存档。
自截精修3P。禁转。

卡容||Good Night.

十分短小。

黄旭熙第一次撞见喜欢的哥哥抽烟是在一个下着雨的晚上。

他被噼里啪啦的雨声惊醒。阳台的窗户没关,飘进来的雨丝淋湿了靠窗的整片地板。他下意识地坐起,却又倏地发现自己身边本该躺这着人的位置此刻一片冰凉。他着了急,匆忙地下了床赤着脚就冲出了房间,甚至没来得及披上哪怕一件外套。

李泰容正站在客厅的窗边抽烟,雾气淋了他一身,整个人连边框都显得模糊不清。他也开着窗户,明明只穿了一件T恤却好像也不觉得冷,他用食指和中指懒散地夹着烟,唇齿间也萦绕着一片烟气。黄旭熙从后面只能看见他单薄的背影和举在半空中纤细的胳膊,褐色的头发已经被雨微微沾湿,窗外泻进来的几斑星星点点的灯光像凝滞的河流般在他身上缓...

妈妈走进屋子的时候,坐在床上的儿子说:“妈妈,床底下有个人。”

而妈妈趴下去看的时候,儿子在床下说:“妈妈,床上有个人。”


然后妈妈把匀天和匀一揍了一顿,并勒令他们以后不准再整这些五五六六七七八八的事儿,花里胡哨的。

Always Online.

毕雯珺推着购物车跟在蹦蹦跳跳的小朋友后面。李希侃今天穿了亮橙色的连帽卫衣,刚染成砂金色不久的头发随着他的步伐起起伏伏,从背后看显得人格外可爱。

抚顺人掏出手机对着小狐狸的背影咔嚓咔嚓地拍了两张照片,还没来得及揣回兜里,李希侃就举着水果糖转了过来问他要不要买这个,看到自家的大个子男友一副做坏事被抓个正着的样子也是愣了一下,没忍住就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你干嘛啦,我今天都没有好好收拾的呀。”

小狐狸挥起爪子软哒哒地拍了一下抚顺人的肩膀,声音奶得不行。

毕雯珺一本正经地接过了小朋友的糖丢进购物车里,上前两步牵住人的手和他并肩往前走,脖子挺得笔直,目不斜视。

“哪有,你不管怎么样都很好...

Close.

“我想温柔地杀死你。”



天黑得很早,才刚过六点太阳便已徐徐落山。廊坊冬天的风很大,吹过虚掩的窗户刮进屋内带来点虚无的冷意。夜里偶尔也能看见点点星屑落在漆黑的夜里,像是海面上起伏的粼粼光点,时不时隐匿在云层之后。

李希侃套着厚厚的羽绒服走在毕雯珺后面,偶尔抬头时能看见人纤长而挺拔的背影。因为舞台的原因他把头发染成了栗色,没了初来乍到时的冷漠,反倒平添了几分柔和,连带着身型轮廓都温润了许多。

冬季的夜晚比以往安静许多,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在街上,沉默得甚至有些可怕。李希侃正低着头胡思乱想,冷不丁地被人扣上了外套的帽子,他抬起头有些茫然地望过去,毕雯珺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了步子正在给...

依旧是段子。甜齁了的配图。
[图文不符]

李希侃胳膊上不小心划了道口子。

其实这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伤,练习生每天白天黑夜地练习的受点儿伤也不是什么大事儿,连小狐狸本人都没怎么注意,但是搁在毕雯珺这儿就是老大一个问题。

他不知道从哪儿弄了个医药箱整到了练习室来,正巧晚上在这个练习室加练的也就李希侃一个人,小狐狸正对着镜子酝酿表情呢就看见毕大傻子闪身进屋,从箱子里翻翻找找出来了一堆用上用不上的东西,架势之大还惊了小朋友一跳。

“你干啥啊??”
李·看不懂·希侃式懵逼。

“给你把胳膊上的伤处理了啊。”

毕雯珺说得十分的理所应当,准备东西的动作倒也没停。李希侃噗...

衍生段子。随便写写。

毕雯珺本能地感受到了来自背后的威胁。

果不其然下一秒李希侃就扯着嗓子扑了上来,胳膊死死勒住人脖子牢牢地扒在他身上死活不肯下来。

“毕雯珺你刚刚那是什么表情!”

毕雯珺隐隐约约地想起,刚刚录制的时候自己好像在小狐狸手忙脚乱地跟悠悠球作斗争时挑了眉来着。他有点哭笑不得,但是眼下再不做点反应就十分可能被勒死,他起左手敲敲的胳膊小孩儿示意他松手,右手背到后边儿去捏了把小狐狸的腰。

“毕雯珺我(!‖?▼,、(≥))?·>+↖+你!!!”

小狐狸唇薄,说起话来奶声奶气的十分可爱。现在一气就更说不清了,毕雯珺就听见小狐狸稀里糊涂的一阵乱嚎,麻溜地从自己背...

显微镜boy的日常之排排坐也要贴紧紧。

范七||Cube Sugar.(二)


然而当林在范急匆匆地进了病房之后看到的景象却让他有点气结。

崔荣宰正窝在病床上用左手在自己的笔电上敲敲打打,连着输液针的右手时不时地抓起笔在放在一旁的笔记本上写着什么,眉头紧蹙紧咬着下唇一副严肃的模样。段宜恩和王嘉尔坐在病床边上非常无奈地盯着这个弟弟不要命了似的工作,之前有好几次都想上前阻止他都被人略有些不耐烦的语调打断了,焦灼程度可想而知。


“在范哥你来啦?你劝劝小水獭吧,都说了要他好好休息了但是他就是不听啊非要把这个曲子做完,我跟Mark哥怎么劝都没用啊。”

王嘉尔愁眉苦脸地在病房门口如是跟面色阴沉的队长说道,透过门缝可以看见小水獭又咳了起来,捂着嘴一副很难受的样子。朴珍荣...

范七||Cube Sugar.(一)

关于冬季的脑洞。√



崔荣宰感冒了。 


一月的首尔还没回暖,一直呆在公司和宿舍里的孩子们对这点好像没有特别透彻的领悟。小水獭穿着T恤套着卫衣踏出练习室的那一刻就感受到了刺骨的冷,走廊里的凉风呼呼地差点把他吹懵圈儿。

下意识缩了缩脖子试图阻挡寒意的入侵,他低着头小小地咳嗽了两声,就是这两声吸引了身后的林在范的注意,他皱着眉头边套外衣边回忆,今天小孩儿好像没有穿厚外套来练习室来着。

小水獭一直没有看天气预报的习惯。本来林在范也没有,但是作为队长对成员们的健康格外的看重,这种责任感愣是驱使得他每天都要刷新手机好几次,就为了看不同时段的天气预报好提醒他们带伞加衣服什么...

范七||谈一个甜甜的恋爱是一种怎样的体验?(知乎体)

又名:有一个一级可爱的男朋友是种怎样的体验?


[行走的荷尔蒙]

3186人赞同了该回答。


谢邀,这个问题问的很有水平呢。


首先介绍一下我的小男朋友崽崽(嗯。爱称。只有我能叫的那种。),我大二,崽崽比我小一岁多,现在和我同级。是特别可爱的一个孩子,大一刚开学的时候他还不太适应这个环境,显得有点怯生生的。作为唯一的室友我当时就觉得既然是哥哥就要好好照顾这个孩子嘛,然后每天我就每天早上叫他起床啊,和他一起去个图书馆啊,叫他一块儿去洗澡啊什么的。后来我们俩的关系就渐渐好了起来,他跟我之前本来还存在点的隔阂也就顺理成章地消失了。


其实在交往之前我就觉得崽崽可爱了。他就像一小...

范七||Milky Way.(一)

日常向。

總裁林×幼兒園老師崔。√


01.

崔荣宰觉得自己凉了。


他愁眉苦脸地蹲在幼儿园门口搓着手,望着眼前铺天盖地的雨幕直叹气,活脱脱的一只被遗弃了的大型獭。早已因为没电而关机了的手机和耳机线被胡乱塞在背包的角落里,天色渐渐暗沉了下来,晚风夹裹着凉意胡乱地灌进他的卫衣里边儿,吹得人瑟瑟发抖。

眼下他已经在这里蹲了将近半个小时了,不知道的看半天还以为他便秘。结果雨势并未减小反倒隐隐有增大的趋势,这让他略微有些心痛地回忆起了原本放在办公室窗台上却因为突然而至的大雨而被他慷慨地借给了小花老师的备用伞,恨不得以头抢地。

我再蹲一分钟。他想,就一分钟,不管雨停不停我都得...

一七年的最后一天晚上梦见哥哥啦。梦里的哥哥染着粉色的头发坐在海边唱歌,日出时的阳光越过海平线匀匀地洒在哥哥身上,空气里似乎都是琐屑的冰汽。


新年快乐,哥哥。新的一年里也要,天天开心。

我爱你。


MarkChan‖未艾。(二)

頹了一周之後的產糧,算過渡吧。

久違的上一章戳這裡。


Three.

年輕的臉上寫滿了滄桑。

這是羅渽民看見李東赫的表情時唯一的想法。


他抱著籃球笑瞇瞇地湊過去用手肘撞了撞李東赫的胳膊示意他回神,上上下下打量了他幾眼調笑著說“怎麼黑眼圈這麼重啊昨晚夜機了?”,語氣頗為賊兮兮。李東赫抄起書包有氣無力地錘了他一下轉而背回了了肩上,平常嘰嘰喳喳的音色此刻也顯得尤為縹緲,一陣虛意。


啊,是因為和敏亨學長鬧了矛盾啊。

若有所思。


喂,那裡寫的什麼啊,你看看。

李東赫瞇著眼睛盯著黑板上密密麻麻的板書一陣頭皮發麻,十秒鐘之後還是洩氣地丟下了筆靠在椅背上眉頭緊蹙,咬著牙擠出一句...

J-Seok‖短篇脑洞。(双锡、一)

J-Hope×Ho Seok.


▼(J-Hoep视角.)

他摔倒了。


我刚一推开门就看见他半跪在地上,整个人抖得不像话。左手紧捏着右手腕,有腥红色的液体从指缝中滑出滴落在木质的地板上,在空荡荡的练习室里显得尤为显眼。


妈的,这可真糟糕。

来不及思考便迈着大步冲了过去,我揽着他的腰把他扶了起来,想要看他右手的伤口时却被他刻意躲开。明明已经疼到唇色泛白的程度他却还想着要躲开,我的火气一下子涌了上来,愣是用力掰开了他的左手,甚至没时间在乎那些沾到了我外套上的斑点血迹。


“Hope呀,我不疼的。”

他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如是安慰着我,冷汗顺着额头一滴滴地流下...

“感谢这个世界给予我们的善意。”


2017MMA-BTS全球藝人獎項總結。


2017MMA-BTS Intro舞台字幕總結。


2017MMA-BTS受賞總結。


罗渽民。欢迎回家。

MarkChan‖黑。(九)

Eight(下).

“是啊,和前辈合作一定会有很大收获呢。”

他吸了口橘子汁叼着吸管开始把玩一只勺子,光亮的银质表面上映射出了他略有些深沉的表情。黄仁俊可算停了嘴,抽出一张纸擦了擦嘴又把它叠得整整齐齐地放在杯子旁边,抬眼望到了对方那边同样折得平整的纸巾略微多了点笑意。

“李小朋友呀加油吧。你会是超棒的人的,不论在哪个领域。”


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李东赫鼻子微酸正准备开口就被人打断,黄仁俊面带微笑地叫了旁边的服务生要了份菜单又点了焦糖布朗尼和榛仁巧克力蛋糕并指明是这位红发小哥付钱,笑意盈盈。

李东赫:......


这是他第一次来李敏亨的住所,暗中一分析才发现和自己家所处同一条...

© 首一。 | Powered by LOFTER